足彩网-官网 10年专注环保设备研发制造 环保设备【http://jetsetnekretnine.com】系统设计\制作\安装一条龙服务
足彩网 中文网址:【麻豆视频.COM】
当前位置:足彩网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11

新闻调查丨东莞外贸出口企业重镇 在疫情下转危为机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1622975054 点击:

[文章前言]:石碣镇是东莞市下辖的32个镇街之一,曾获得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名镇的称号。统计数据显示,在2019年全镇共有电子企业650多家。全镇生产总值为203亿元人民币,出口总额为284亿元人民币

  石碣镇是东莞市下辖的32个镇街之一,曾获得“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名镇”的称号。统计数据显示,在2019年全镇共有电子企业650多家。全镇生产总值为203亿元人民币,出口总额为284亿元人民币。镇域经济高度依赖外贸进出口。

  某电子公司黄家三兄弟 黄山:对,已经停掉的,已经准备拆掉了。上个月,4月份。

  这家企业在黄山和他的两位兄弟手中,已经经营了10多年。主要生产数据线、充电器等手机配件,产品90%以上是出口。2019年营业额已超过了6000万元人民币,但今年……

  黄勇:(2020年春节)过年后所有订单取消,包括日本的奥运会礼品都是我们做的。

  黄山:对,还有和美国的一个(订单)也是,一个型号120万(件)的单量,合同都签好了。

  在东莞,黄家三兄弟的遭遇并非特例。疫情给当地外贸企业普遍造成剧烈的冲击。据东莞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2020年一季度东莞全市的出口总额,同比下降了百分之13.3。东莞市政府秘书长邓涛对此深有感触。

  东莞市政府秘书长 邓涛:我们一季度的这个外贸出口,是在经历这么一个“过山车”,能够明显感觉到这个订单在萎缩。而且萎缩的速度是在急剧地加快,应该讲东莞到今天也还是整个中国外贸出口依存度最高的城市。造成东莞对冲击它带来的影响,是在全中国肯定是最大、最快、最早的。

  疫情对外贸行业的冲击,并没有止步于制造企业。而是在诸多相关领域都引发了连锁反应。

  龙检君是深圳一家国际货运代理公司的总经理,他们海运业务量已经明显下降,而龙检君正试图从空运市场弥补损失。

  某国际货运公司总经理 龙检君:希望你们空运部努力,继续努力,把这个海运方面的损失这么大,(用)空运这块能够弥补一点好不好?

  某国际货运公司空运部主管 祝晓春:现在市场行情下行得很厉害,对人家说美国(空运价格)是10米跳水,欧洲是5米跳、其他地方是3米跳.

  龙检君:所以这个包机市场看一天多变。我们昨天本来是签那个从俄罗斯-匈牙利的一个包机,本来准备签的,后面昨天那个项目会议都不敢签了。按照三个航次做一班,可能第一班赚点小钱,第二班第三班差不多就亏本了。

  许峻也是深圳一家国际货代公司的老板,她在这个行业耕耘了28年。她说自己还是头一回见到,与货代经济相关的仓储、运输等环节同时出现这样的景象。

  仓库员工:仓库它真正的经营模式呢,就是周转要快,如果处于这种状态,全部放进来,然后不动,它这个一定是亏损的。

  仓库面对堆积如山的货物束手无策,而拖车公司的货车,也在停车场上任凭风吹日晒。

  某拖车公司负责人 刘政敏:这个车子的出车率,你看这摆得整整齐齐的,估计出车率大概在三成。所以说今年这个疫情对我们的影响,真的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老家在湖南的刘政敏是和许峻合作多年的拖车公司老板。她和弟弟一块经营的这家企业,主要从事外贸集装箱运输。姐弟俩在2019年把营业额做到了约2000万元人民币。

  某拖车公司负责人 刘政敏:现在我们公司有46台车。所以车子停在停车场晒太阳,你看一天停车费都得50块。所以真的是很着急,我们投资一个车线万不等。而且就是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非常大,所以基本上就是折旧这一块,也是非常大的一笔开支。

  刘政敏说当初他们买车的贷款还没还完,每个月需要支付给银行12万元人民币,但她实在舍不得卖掉部分车辆。刘政敏正左右为难。

  黄家三兄弟、龙检君、许峻、还有刘政敏姐弟俩,他们都是中国外贸行业中的普通人。他们各自的生活和事业,正在因疫情的影响而发生着巨大的改变。《新闻调查》记者试图记录下他们的故事;记录下在这个艰难的时刻,人们不轻言放弃、寻求转机、悉心谋划未来的坚韧与努力。

  龙检君:没有时间了,这段时间都在想办法,看怎么样把这个疫情期间压力、困难能尽早的度过去,想想办法。

  2020年是龙检君从湖南娄底老家,来深圳的第25个年头。龙检君说刚到深圳之初,他是从外贸工厂的学徒工干起,后来成为了国际货代公司的业务员。如今同行们见面都会喊他一声“龙哥”。

  某国际货运公司总经理 龙检君:2019年是我们近几年以来,我们国际货代行业,算是比较好的年份。2019年的业务量比18年增长了百分之37。

  龙检君所从事的货代行业,被比喻为“运输的设计师”。他们凭借货运专业知识,帮助客户组织运输活动,设计运输路线,选择运输方式和承运人、并办理货物的保险、海关、检验检疫等等一系列手续。简单地说,龙检君的工作就是把中国制造的产品,以最合理的价格和方式运到世界的任何一个目的地。就在几个月前,龙检君还曾对自己的2020年充满信心。

  某国际货运公司总经理 龙检君:我给各部门总体的KPI(关键绩效指标)的增长比例是(百分之)28,

  龙检君:算,正常来讲,像我们这个行业正常的年增长比例能达到(百分之)15就算可以了。

  龙检君说因为每个国家和地区的文化背景、政策法律等各不相同。要想做好一条航线需要长时间地深耕。他们多年的努力在2019年有了不错的回报。但是2020年的春节,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龙检君所有的计划。

  在中国的很多城市,2020年的春节假期被延长了。春节后不少企业又因自身防疫物资和设施准备不足,而无法从地方政府那里获得复工许可。但是许峻的货代企业却在2月17日顺利复工了,因为她在春节放假期间,就已经积极做好了准备。

  某货运有限公司总裁 许峻:我们应该(深圳市)最早的一家(货代)企业开工了,

  许峻:没有没有,还是有很多地方,比如说外地他们都回不来。那我们大概应该复工了百分之70。

  许峻:就是货非常多,就是量非常大。因为原有的订单就开始正常了,然后别的人没有开工的情况下,也从别的人手里面也抢了不少回来,这是真实的。

  许峻:对。因为其实有一些货代,他们经常会船公司给的(运费)价钱是多少,他们直接会(运费)减50、100,扔到市场上去,就是用这个方式就是恶性循环的这种方式去抢市场上面的货,这些公司在3月份它们没上班,所以那时候增加了很多新客人。

  许峻:没有没有,没有影响,我们第一季度的(海运)量跟去年的第一季度(相比)是有增长的。

  货代行业是海外市场和加工制造企业之间的桥梁,货代公司有货可运,就意味着企业有订单可做。在东莞,企业复工之后也非常忙碌。

  身为东莞市政府秘书长的邓涛,在疫情发生之后,担任东莞市成立的“经济运行监测调度指挥部”的综合协调副组长。

  东莞市政府秘书长 邓涛:那么在今年春节假期将尽的时候,东莞的外贸形势当时还是相对还是比较稳定的,因为当时还有很多企业,手持大量的订单。所以实际上就陆陆续续有企业提出,很强烈的诉求。包括外资企业,包括外贸出口企业,我要交货,我要把这个订单去完成,你必须让我的工人回到厂里来。所以当时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帮助企业,怎么样去尽快的招工,帮助疫区的员工怎么样尽快返厂,返厂以后怎么样做疫情防控,来尽快恢复生产,满工满产。那我们当时采取了很多办法,比方说(派)专车,那么我们派了10多个小分队,深入到国内的10多个省区,那么直接和一些县区去做对接。

  邓涛:很不容易,“抢人”。我印象很深,到贵州的贵阳。跟我说浙江刚来“刮”过一遍,整个有劳动能力,有劳动意愿去东莞的只剩9个人了。然后我印象非常深,当然确实是“抢人大战”。

  在东莞市政府派出的、多支招工小分队的努力之下,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批工人,乘坐专车和专列返回了东莞。

  据黄家三兄弟说,2月复工之后,他们最期待的还是能尽快给美国的大客户发货,那是一款由他们自主开发的、使用自主品牌的新产品。

  某电子公司黄家三兄弟 黄山:我们得了金点奖,还有红点(设计)奖,这款产品。因为美国客户也是在美国非常厉害的,就是说他差不多有1800多家店。给我们下了120万(件)的订单,合同都签好了。所有的前期工作全部准备完,都完成了。你想我们那个产品是65人民币,出厂价,120万个,你看多少钱。我跟别人开玩笑,我说明年就靠这一张订单,其它的我不卖,就卖款产品,就可以活得很滋润。

  谁也没有想到,进入3月,国内的疫情渐渐平复,海外疫情却开始暴发了。外贸行业的“寒冬”突然降临了。

  2020年3月中下旬,黄家三兄弟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美国的大订单被取消了。

  某电子公司黄家三兄弟 黄山:我觉得应该在百分之85到(百分之)90,应该差不多。

  黄山:一个礼拜。我的(国外)客户直接跟我说,他就感觉他要倒闭了,要破产了。

  为了减少成本的压力,4月份,黄家三兄弟卖掉了部分生产线,关闭了部分厂房。疫情的冲击在东莞外贸企业中普遍显现了出来。

  东莞市政府秘书长 邓涛:对。你可以看到这里面就是分成几个模块。一个是做宏观的监测,那么我们比方说GDP,还有这些分行业指标。比方进出口、用电、税务开票,这些指标都是先行指标,这个能够对于企业和整个经济的走势,能够做一些预判的。

  邓涛:对,我们只算4月的贸易进出口,总额下降百分之12,出口下降了将近20个点,我们明显感觉这形势是空前严峻,或者讲中国的外贸出口的困难集中反映在东莞这样的沿海出口城市上,又集中反映在东莞这样外贸依存度最高的城市身上。

  那么我们也和企业做过多次的沟通,经过3月份的酝酿,觉得必须要采用一些“战时”的特殊的手段和机制、包括措施、包括资源来支持企业渡过难关。

  东莞市政府出台了各种帮扶政策和措施,包括:税收优惠、保障优惠、用工服务、法律服务、降费服务、租金扶持、金融扶持和物流扶持,还有消费促进等十六个专题,还派出专门的工作组,努力帮助企业解决实际困难。

  东莞市政府秘书长 邓涛:企业融资困难,金融局就要根据他们指导服务组反馈的,企业融资有效抵押物不足的问题,抓紧跟融资担保机构沟通,把我们融资扶持5000万(人民币)尽快下下去,那么能够尽快的实现融资到位。

  最近国务院报告里面也提出来,就是说有新一轮的减费的政策,还有包括一些社保费的优惠也延续到年底,还有一些金融机构的金融贷款的成本和年期也做了一些优化。我们到时候会把国务院最新的政策,包括部委最新政策把它嵌到“礼包”里面,形成“礼包”的2.0版本。

  除了各种扶持政策之外,早在2月中旬,东莞市就鼓励有条件的企业转产防疫物资,既解决当时市场紧张的供求状况,也为外贸企业谋得更灵活多样的生存手段。

  梁青林:对,那我们现在整个工厂是1500多人,做口罩现在就有接近800多人。

  梁青林,江西高安人,他的企业主要为欧美大牌化妆品生产塑胶包装,产品百分之百出口。2019年企业的总产值达到了6亿元人民币。

  某塑胶公司老板 梁青林:这段时间的美国跟欧洲的疫情基本上订单就全部停掉了。

  记者:那你们这个订单的变化就下降的,还有取消的、暂停的,这些占你总的订单量大概能有多少?

  梁青林说,2月中旬在政府的引导和动员下,他开始考虑转产口罩。梁青林的企业本来就有无菌车间,更容易达到口罩生产所需的清洁要求。

  某塑胶公司老板 梁青林:基本上达到一万级的无菌的话呢,(车间)应该都有,百分之80吧。

  据梁青林说,他于3月5日拿到了第一批20台口罩机。3月15日他们向法国出口了第一批口罩,数量为80万只。

  某塑胶公司老板 梁青林:那个时候很疯,基本上是“抢”口罩,只要你有口罩他就要。就直接到(买家)厂门口,像我那个办公室门口就一路都是排(队)到上面去,就是等口罩。门口都一大堆人,都拿着现金来付。

  不久后,梁青林把产能扩大到了110条生产线,成为了东莞市口罩日产量最大的生产企业之一。

  某塑胶公司 梁青林:化妆品没订单,那我们只能是做口罩。那作为我做老板,就保持像一个家庭一样,保持员工都还是继续留在工厂。

  梁青林:可能拿的钱会更多一点,因为他们加班多了。而且基本上我们星期天如果是赶口罩,基本上都没休息。

  梁青林:新员工大概是4300(元人民币)左右,社保那些都除外。然后就放到袋子里的(纯收入)。老员工的线(元人民币)之间。

  梁青林:我自己我跟你讲我整个的投资比例是正好丢了1.3个亿人民币,实际上我们现在(收)回来的话,就是大概(收回投资)一半的样子,所以这里面还有很多的成本包括那些设备,那些投资都还没回来。无论它(口罩)的利润,是一分钱还是两分钱,那我们现在就想还是想坚持把它做下去……

  在外贸订单大幅萎缩之后,东莞的许多企业都开始了要生存下去的努力。黄家三兄弟开始尝试转做内销。

  某电子公司黄家三兄弟 黄山:我们在做抖音,我们(在)天猫开店,今年也加了一个天猫(店)。

  黄山:你要想,整个做外贸的,大家都是在转内销。你之前可能100个人,现在1000个人进来。大家都在PK的情况下,我相信可能蛋糕只有那么大。所以你之前可能是投1块钱的广告费,可以收到1.5元或者2元的利润回来。你可能现在投10块钱的广告,你只能赚1块钱。投入太大,投入更大的情况下,你的利润反而更低。我们两天时间花了两万六(广告费),才卖了500多单。

  黄山:赚五千块钱。还有退货。退货我还不算,昨天退了30多单回来。因为你看我们中国人买东西可能买耳机,我就举个最简单的,都是买白色的偏多。我们做欧盟全部是做的黑色的。好了,惨了,你这个库存还是要对的,你要重新做一批专门卖中国市场。你要针对我们国内市场的喜好度,来选择产品。

  从产品设计、到销售渠道、还有收款期限等等,黄山他们初试国内市场就遭遇了各种不适应。为了削减生存的压力,也为了满足国外客户的需求,他们也做起了口罩生意。

  某电子公司黄家三兄弟 黄山:口罩。我们就是说口罩我们不生产,但是我们有销售资质,也是我们这个牌的。

  黄山:不能上在这个充电器数据线上找门路了,大家都是在做口罩情况下,客户又需要口罩的情况下,我们就在转行卖一下口罩,我们就这样。

  黄勇:目前(共销售)有500万个左右。我们主要是帮着几个客户,英国的客户,一个美国的,昨天有伊拉克的,还有迪拜的几个客户,他们需要我们就给他买。都是大客户。

  三兄弟说,从3月底到现在,他们一边尝试做内销、一边卖口罩、一边继续生产、一边研发新产品。虽然谁也不知道海外市场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复苏,但他们要尽一切努力让企业先活下去。

  记者:像出口的这些企业要转内销,这个过程是非常艰难的。你们能有什么办法能够推动他们,来度过这样的一个阶段?

  东莞市政府秘书长 邓涛:从我今天来看,我倒是觉得内外贸之间可能不是一个简单的二选一的问题。

  我觉得这是一个过渡性的安排。这个时候帮助企业把它稳定下来,是最重要的。对于制造业企业来讲,工人是不能轻易遣散的。我哪怕这个生意做少一点,不挣钱,亏一点钱,把这个生产维持住。一旦海外市场重启,我还是要回到海外市场上去的。

  在今天你看到的外贸企业,是属于经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反复折腾还能活的企业,它的生命力相对较强。如果从来没有经历过打击,没有经历过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到2008年(金融危机)两轮折腾,那我想这个情况会比现在惨得多。

  应该讲我们看每一轮的冲击,都带来了企业结构的变化。每一轮冲击带来的都是自动化程度的提高,研发能力的增强,就是说它这个路径是这么走的。

  我觉得就是说企业其实是非常智慧的,通过它很质朴的直接的生存智慧,它会做一些灵活的调整。它面对危机还有一定的喘息的能力,还有一定的挺住的信心。是因为经过这么多的折腾,不能扛的(企业)已经(搬)走了,或者不能扛的(企业)已经结业了。

  某国际货运公司总经理 龙检君:说实话,我们都是海运为主,主要是想跟你们做空运的好好学习,有什么好的项目,赚钱的航线,带我们一起玩玩是吧?海运我相信大部分企业,除了一些个别航线之外,应该可以用惨不忍睹的词来形容。(减少了六七成)。真的,所以说我们海运不好做。我们所以可以说过来学习学习……

  某国际货运公司总经理 龙检君:我可不可以问请教一个冒昧的问题,也就是空运市场,整体来讲后面一个大概的趋势有没有一个研判的?

  空运公司负责人:这个我们也判断不了,就是说可能大家天天对照这个疫情表去看,基本上靠谱了吧,欧美的话基本上慢慢稳定了。也就是可能将来报的,什么印度、非洲,南美可能还有一点(防疫)物资的东西,但是感觉(空运)峰值已经过了。

  龙检君:我们应该早个一两个月过来,说不定也可以有很多商机,有很多合作的地方。

  早晨7时30分,一架从芬兰飞来的航班降落在广州机场。这是今年许峻他们参与操作的第15次空运包机。200多万只口罩将被装上这架飞机。而根据防疫要求,飞机在广州机场只能停两个小时左右,而且在此期间所有的机组人员不能离开机舱。

  航班副驾驶:我是这个航班的副驾驶,飞这条航线挺长时间了。但好长时间都没有工作过了,这次是两个月来我第一次飞。能回来工作真好。

  因为航班返程的时间是不可更改,即便许峻在此期间,没有来得及把所有的200万只口罩装进机舱,飞机到了时间也会“无情”地离开。

  对于做了28年海运的许峻来说,空运其实并不是她熟悉的领域。2019年她们公司的业务量中海运占百分之90,空运只占百分之10。但从今年3月底开始,面对国际货运市场的剧烈变化,许峻下决心,要采取更加灵活的运营策略,抓住机遇。

  某货运有限公司总裁 许峻:其实也很特别的一个机遇了,我们有一个做海运的客人,那他是在澳洲是专门给超市,就是澳洲最大的(连锁)超市沃尔沃斯来供货的。在3月的时候他就委托了一个人帮他去做包机,给沃尔沃斯超市包了一整个飞机的百分之75酒精含量的洗手液……

  当时澳洲的新冠肺炎病例数量也开始迅速攀升。许峻他们接到了客户急需空运110吨洗手液的订单。但是这位客户和澳洲的买家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不能按时将货物运抵澳洲,将面临巨额的罚款。许峻的同事提出这笔生意风险过高,应该拒绝。

  某货运有限公司总裁 许峻:而且毕竟是75%含酒精的洗手液,这是一个危险品的包机。就是普通包机你都没做过,你直接跳危险品的包机。别给人家(客户)惹麻烦,人家这个(和澳洲超市)是对赌的,别出了个大篓子,我们不是麻烦吗,然后就说我们只做海运好了,不要做空运。

  记者:你刚才说你连普通包机都没做过,你怎么敢接一个,还有一个星期就到期的危险品的包机。

  某货运有限公司总裁 许峻:那我们刚好是在国内做团队,在悉尼也是有团队,能够帮他(客户)全线条的,每个点都有人,都能帮他盯着。因为这些包机最主要是要跟机场做很好的沟通,不管他起飞也好落地也好,都是要做一个很好的交接的工作。

  许峻:其实当时我们是想说志在必得,就必须这个榜样要做出来,就是给大家看……

  当时许峻他们细心考量了每一个环节,尽量做到万无一失。例如,安排多辆大货车,24小时等候在洗手液生产厂家的门口;在香港机场,安排了十几位工作人员值守负责处理各种细节等等。最终110吨洗手液全部顺利运抵澳洲。

  从那以后,许峻对全公司的员工都进行了包机业务培训,并鼓励业务员迅速将重心转向包括防疫物资在内的,新的市场热点。以及仍旧能够基本运行的海运航线。这个策略在第二季度给他们带来了不错效益。许峻自己形容说,她们一直在努力成为一个像“八爪鱼”一样的货代公司。

  某货运有限公司总裁 许峻:真的要,才能活得下去。不然你说你今天就是一个单腿的。比如说你真的是一条鱼,被人一钓你就钓起来了,你就死了。然后你要八爪鱼它抓你哪个爪,比较难抓,那相对能力也强,那你还能活下去。

  上午9时49分,200多万只口罩顺利装完。许峻他们参与操作的第15次包机准时起飞。

  炎热的下午,拖车还在停车场上晒太阳。焦急的刘政敏开始一家一家地去拜访客户。

  客户:今年情况,海运也差一点。现在铁路随着“一带一路”可能就会好很多,铁路这方面。

  刘政敏:我知道您公司目前铁路柜好像做的很火,所以我今天过来想跟邓总聊一下,铁路(货柜)这一块,看看能不能多支持一下我们这边。

  客户:柜量是越来越多一点,就是散一点,不像以前只集中到码头。铁路站仓这一块可能稍微零担配送,国内的可能相应的好一点。

  从客户这里刘政敏了解到,虽然海运受疫情影响,但铁路集装箱运输却获得了快速增长,盐田港始发的中欧班列能够满足对时效性要求较高的、价值也较高的商品的运输需求。但这意味着刘政敏必须要调整原来的运营方式,做更多短距离、快节奏的货运。

  某拖车公司负责人 刘政敏:邓总刚才说的可能以前车子一天、两天跑一趟,可能现在变成了一天跑一趟或者一天跑两趟这样子,加速了我们车辆的一个周转。这个是绝对的好事。我车辆的空闲率就少了,我的车子出勤率就高了。对,就不用像上次看到的全部都停在停车场。每天都要停至少百分之五六十这样的车子。

  某国际货运公司总经理 龙检君:“扫楼”就是不管多高的楼,不管多高级的楼,不管多大的楼,只是办公室,我们做业务的,前期的都需要一栋一栋楼、一层一层楼,去看,找跟我们这个行业相关的,潜在的客人。所以说基本上每一个办公室都不会漏过,就像扫地一样的“扫”一遍。

  龙检君:对,是我做业务,开发客人,第一个战场。我一个人在走这个路的时候,我总会停留一段时间,还有蛮多感慨的。

  龙检君:对我来讲只是一个,一个插曲吧。我认为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也是个插曲,它究竟会过去的嘛。因为自己从一个农村出来的,到现在我觉得自己,就是说一步步走得还算可以的,希望后面的路,也是这么踏实地继续走下去吧。

  在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面前,虽然谁都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但是记者能看到人们依旧,和当年白手起家时一样,对未来抱有信心、不轻言放弃、并努力寻找突围之路。

  今年上半年我国出口7.71万亿元,下降3%,进口6.53万亿元,下降3.3%,出口自4月以来连续三个月正增长,进口6月实现正增长。

  中国海关总署14日发布的最新进出口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为14.24万亿元人民币,虽然同比下降3.2%,但降幅较一季度明显收窄3.3个百分点。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全球贸易遭遇“寒流”。14日出炉的中国外贸“半年报”,却从多个方面释放难能可贵的暖意。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介绍的新闻调查丨东莞外贸出口企业重镇 在疫情下转危为机的全部内容,如果大家还对相关的内容感兴趣,请持续关注江苏某某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本文标题:新闻调查丨东莞外贸出口企业重镇 在疫情下转危为机  地址:/news/gongsi/1385.html



欢迎来到:❥❥足彩网❤jetsetnekretnine.com❤足彩网,这是一款超级牛逼的真人在线畅快棋牌游戏app,包含丰富棋牌游戏玩法,真人在线,…

XML地图 足彩网

环保设备公司,10年品牌打造行业正规!

【Copyright ©2017-2021 足彩网-官网 】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足彩网